關於部落格
讀一遍參透歷史,讀兩遍醒悟人生
  • 81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權力之殤

  紅顏會化成骷髏,英雄將淪為白骨,官員的墳塋上長滿荒草,皇帝的陵墓旁遊人拍照,只有江山依舊,權力不死。有誰能誇口是他在駕馭權力,而不是被權力所駕馭?
  說大人者,藐之!
  找出心中最柔軟的那一部分,只需輕輕一擊,便足以輝煌大勝。呂不韋財富與權力並重,陰險與智慧的化身,他的破綻會在哪裡?李斯又將如何一擊致勝?
人,一生要走很多很多路,重要的卻只有那麼幾步;人,一生要說很多很多話,重要的卻只有那麼幾句;人,一生會認識很多很多人,重要的卻只有那麼幾個。成功者和失敗者的區別,也許就只在於他們多走對了一兩步路,多說對了一兩句話,多交對了一兩個人而已。
  李斯終於站在了呂不韋的面前,離他只有一丈有餘的距離。
  這一天的會面,已無數次在李斯的腦海裡預演過。他很清楚自己來這裡的目的,他要用他的思想侵略呂不韋的大腦,用他的口才纂改呂不韋的意志。就在今天,就在這裡,他要走對一步路,說對一句話,交對一個人。
  李斯一進入呂不韋的寢宮,眼中便再沒有別人,他沒有偷偷地瞄一眼那些春光乍洩的絕色美女,也沒有在於他有引薦之恩的鄭國身上浪費自己的半根視線,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呂不韋的身上,他已經完全進入戰爭狀態,呂不韋就是他的對手,他的敵人。
  諸君不妨自問,倘你見到一位相國級別的人物,並且你見到他不是為了歌功頌德,而是有求於他,你已經走投無路,只有他,拔九牛之一毛便能將你拯救。那麼,你願意給他留下怎樣的第一印象?
  我想,大概每個人的答案都不甚一樣。但對李斯而言,這樣的問題是個偽問題,根本就不成立。李斯想的不是他應該留給呂不韋怎樣的第一印象,而是他應該強加給呂不韋怎樣的第一印象,關於這個第一印象,呂不韋有權評價,卻無權拒絕。當然,這是建立在李斯擁有強大的自信和無畏的勇氣的基礎之上,對那些只想安安耽耽過日子、信奉平平淡淡才是真的人來說,還是請勿模仿為好。
  從李斯邁過寢宮的門檻的那一步開始,他便在用狂放的肢體語言刺激著呂不韋的神經。他高昂著頭,目不斜視,步伐寬闊而有力,渾身散發出利劍出鞘的奪人氣勢。在他英俊而稜角分明的臉上,看不到絲毫乞討者的惶恐和悲傷,有的卻是施捨者的自在和憐憫。他彷彿並非身處在萬民仰望的高高廟堂,在他看來,這裡只是一處任他縱馬遊韁的無主草場。李斯向呂不韋行禮,僅長揖而已。
  李斯的狂妄,半是天性,半是蓄意。所謂大智似狂,不癡不狂,其名不彰。  呂不韋半躺著,審視著李斯。儘管他不動聲色,但無疑李斯已強加給他這樣的印象:這是一個高傲而強悍的人,這是一個專注而堅毅的人,這是一個可以被毀滅、但絕不會被打敗的人,關鍵是,這樣的人永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並且總是心無旁鶩、全力以赴。於是,在正式的會談開始之前,李斯便已經成功地給會談雙方的關係定下了他想要的調子。
  李斯和呂不韋四目相投,如兩隻動物般互相打量,帶著七分挑釁,三分提防。呂不韋在生意場和官場上都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,時至今日,他已經貴為相國,但他的心態卻始終在商人和官員之間遊移。作為精明的商人,他想的是:我能從眼前這位李斯身上得到些什麼?作為顯赫的權臣,他想的是:眼前這位李斯能給我帶來些什麼?能將這兩種具有互補性的思考方式集於一身,讓呂不韋頗為得意,而他自從政以來能一帆風順,這也是一極大之原因。
  一個成功的仕途經營者,無疑也應該是一位出色的心理學家。李斯同學是何等人物!他對呂不韋的研究是如此透徹,以致於他完全有資格在世上任何一所大學裡開設呂學講座,我敢保證,就連呂不韋本人,也會迫不及待地前來聽講,而且一節課也捨不得落下。
  知所說之心,找出他心中最柔軟的那一部分,只需輕輕一擊,便足以輝煌大勝。那麼,眼前這位相國,傳說中的呂不韋,財富與權力並重,陰險與智慧的化身,他的破綻會在哪裡?作為呂學教授的李斯,又將如何一擊致勝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