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讀一遍參透歷史,讀兩遍醒悟人生
  • 814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李斯的痛定思痛

  呂不韋曾經邀李斯一道參與編寫《呂氏春秋》,卻被李斯斷然拒絕。李斯的理由是:文章本小技,於道未為尊。話雖如此,然而,李斯的內心深處何嘗不想著書立說,但他無法去做。他知道,他最好的朋友韓非正在著書,他相信那必是一部不朽的大書。即使他著書,也是註定不能超越韓非的。就像李白在黃鶴樓時的感歎:「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灝題詩在上頭。」所以,李斯不想做無用功,不想在不屬於他的領域徒耗精力。
  李斯拒絕編寫《呂氏春秋》,讓呂不韋很是不快。此後,每當李斯向他請求授事任命時,他都虛與委蛇地應付過去。哎呀,李斯,君之才華蓋世,可委屈不得,且再多等待數日。本相不予君委任則已,一委任必是高官要津,包君滿意。
  政治家的承諾就如同女人的誓言,你如相信你就是傻瓜。當你日後因為曾把這些話當真而後悔莫及之時,要怨也只能怨自己,因為你自願放棄了不相信的權力。
  北宋的蘇東坡先生,二十一歲就高中榜眼,鋒頭一時無兩,仕途不可限量。然而,他的性格太浪漫,太天真,太偏重感情。
  能寫出「十年生死兩茫茫」之句的人,絕不是一個適合做官的人。
  在蘇東坡的一生中,聽過眾多政治家對他的承諾,然而卻無一成真。譬如,宋仁宗在得到蘇東坡和他弟弟蘇轍後,喜曰:「吾為子孫得兩宰相。」歐陽修在讀過蘇東坡的文章後,驚呼:「老夫當避路,放他出一頭地也。」
  結果呢?東坡兄一生仕途坎坷、鬱鬱不能得志。東坡兄在其晚年,回顧自己的一生,歎道:我一生有三不如人,下棋不如人,喝酒不如人,做官不如人。這最後一個不如人,最為他看重,也最令他心有不甘。
  李斯和東坡兄不一樣,他天生就是做官的料。他自然不會眼巴巴地乾等著,他無時無刻不在主動地挖掘著機會。李斯深知:在商場上,沒有善意,沒有惡意,只有生意。在官場上,沒有比較級,沒有最高級,只有上下級。
  古往今來的官場,均可比擬為一根竹竿,分成若干節。一個人的偉大事業,就是爬上比他自己的階級更高的階級去,而上面的那個階級,則會利用一切力量阻止他爬上去。
  李斯沒有看錯,呂不韋始終對他留著一手。別看呂不韋話說得冠冕堂皇,心中卻早就有了絕不任用李斯的打算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